死魚般蒼白、邊緣發黑的肉體整齊排列著,

穿著綠色手術衣的大叔以熟練粗魯的手法,

將一長串如鮭魚卵般閃亮的紅色寶石取出,

空氣盡是碘酒的味道,

他們不禁裂開嘴笑,因為關在地下室的牠又有東西吃了。

 

霓虹燈的鮮明招牌吸引

想生孩子的婦女們捧著大筆鈔票魚貫入內,

她們穿著黯淡花色,

默默用現金和時間換取針劑和藥品,

護士、針、被刺的發黑的臀部腹部手臂,

牆壁上貼的模糊嬰兒照片,

排卵、排卵、排卵,

一切的工作和手續都專注在這:

排卵排卵排卵排卵排卵排卵排卵排卵排卵卵卵卵卵卵卵卵卵

卵卵卵卵卵卵卵卵卵卵卵卵卵卵卵卵卵卵

卵卵卵卵卵卵卵卵卵卵

卵卵卵卵卵

 

直到白髮蒼蒼的醫生使著顫抖的手,

將不知名的生命以胚胎的形體注入婦人的子宮,

她們將不斷流淚跪在地上虔誠祈禱,

握住另一半的手嚮往嬰兒的啼哭。

 

地下室的獸貪婪地吸允一串又一串的紅寶石,

閃著奇妙又隱晦的光芒。 

 

 

 

 

 

tongole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