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我在茉莉二手書店的戰利品之一,很幸運能找到這麼有趣好讀的書!

 嘿嘿,lucky ~


這本書由專欄作家芭芭拉.艾倫瑞克所撰寫,譯者是林家瑄。(因為翻譯得很不錯,三小一定要提一下譯者的名字~ )

一般外文書最怕那種贅字太多, 一大篇卻看無三小的中文翻譯,還有三小也很怕那種不易閱讀的排版:字很大間距卻很小、紙會透出下一面的字、邊距太窄會引起封閉恐懼症......等等。本書由左岸文化所出版,完全沒有上述的問題,讀起來非常稱心如意,封面用的照片: 那種類似紐約義大利黑幫老大後代所經營的Diner,以及那位看起來會講西班牙文的年輕女服務生,以黑白相片表現感覺真是太經典了!

遠勝過原文版的封面:


〈乾咳兩聲~~〉 好吧,讓我們進入書的內容唄 ~


這本書的主旨在剛開始的序章就清楚道出原委:

「這本書最初發想的地點,是在一個頗為奢華的場景。 一天,《哈潑》雜誌的編輯路易斯‧拉方 (Lewis Lapham) 帶我到一家法式鄉村風餐廳,討論我未來可以替他們寫甚麼文章。 那裏光一頓午餐就要價三十美金,印象中我吃了鮭魚和田園沙拉。當我們的對話轉到貧窮問題上時,我對這個比較熟悉的議題發表了一些意見,認為我們可以做一些跟大眾文化有關的題材。譬如說,那些缺乏專業能力的人,到底是怎麼靠微薄的薪水來生活? 尤其是幾近四百萬名的女性,她們因為福利制度修改而被迫進入勞動市場,又該如何靠著一小時六或七美金的薪資生存下去? 接著, 我就說了一句後來有很多機會感到後悔的話:『實在應該有人去做一些老式的新聞調查工作,你知道,就是自己實際到那些地方親身體驗看看。』.............」


撲呼呼 ~~~

於是乎當時已經中老年(樂觀的57歲 in 1998) 擁有博士學位的芭芭拉,彷彿另類的社會學者,開始她的田野調查--- 進入中下階級的職場 (也就是離最低薪資不遠的工作)。如果以研究的觀點看,這種調查通常研究者都必須匿名,而且還必須跟研究對象保持弔詭的「距離」, 才能提出中立的見解。

不過我們的芭芭拉並沒有侷限在這種規則中,她重視的是透過親身體驗告訴我們一些可能被忽略,或被視為理所當然的事。 

她後來有告訴幾個工作夥伴她原來的職務(= 作家),不過令她驚訝的,她的誠實告白並沒有掀起太大的漣漪,反而大家都很冷靜甚至很漠然。 (大家平常就夠多事情煩心了.....根本就是「誰鳥你ㄅ?」 )


她的工作跨佛羅里達州、緬因州、明尼蘇達州,當過餐廳的服務生、房間清潔員、洗碗工、Walmart員工等等,雖說她所面對的壓力比起那些有一堆小孩要養,還有房貸車貸要扛的工作夥伴要小,不過單單就找「合理」價位的住宿和可提供體力的食物,就已經非常不容易。靠基本薪資過活,常必須吃垃圾食物才能過生存,就算只有自己要養,有時也必須身兼兩份工作才能住在比較安全(不求舒適,只求不會被入侵 )的地方。

「我在緬因州波特蘭的時候最接近收支平衡狀態,但之所以能如此的唯一原因是:我一週工作七天。我做兩份工作,一週扣掉稅後的收入大約是三百美金,一個月付四百八十美金房租,等於把收入的百分之四十花在房租上,這個比例算是可接受的。除此之外,我的房租包含瓦斯費和電費,每周我還能在看護之家免費吃到兩到三餐,這些也有幫助。但我在當地的時候淡季才剛開始,若我待到2000年六月,一週就得面對藍天堂高達三百九十美金的夏季租金,這當然是我完全負擔不起的價格.....」

 波特蘭是美國數一數二房租最便宜的地方,三小從很久之前就很肖想包包款一款就到那邊非法居留,在墨西哥捲餅餐廳打工。不過看到連芭芭拉大媽博士級的美國人都很難承受了,更何況是我們這款沒背景沒錢的東方人!!(說實話,這種低層工作有很多是由有色人種的女性在做的。)

更不用提舊金山或紐約那種房租貴得嚇死人,基本工資也一樣沒提高的大城市,難怪有人必須選擇販毒,不然請問他能活嗎? 這本書的現實讓我的美國夢破碎了!


另外從她的體驗中也讓我們看到大廠商在徵這些基本人力的時候,通常不怎麼尊重這些人,要求大家公開驗尿,並把大伙兒當白痴一樣在管理,還要崇拜Walmart創辦人就像古時崇拜陽具一樣!!綜合來看,低層勞工不但相當耗費體力,會造成身體心理極大負擔, 而且薪資也很難在社會存活,也不受市場的正視.........

這時芭芭拉提出了問題:既然這麼差的待遇,這麼歹的生活環境,為什麼他們不往高處爬呢?

「一開始我相當不解,為什麼我的同事們似乎缺乏起而反抗的能力? 她們為什麼不乾脆離開那裏去找更高薪的工作?........答案有一部分在於.......尤其當人們越窮困,他們的行動力也通常越受限。沒有車子的低薪人士往往必須依靠一名有車子的親戚,那名親戚得願意每天載他們上班和下班,有時候還得順便去保母家或兒童照護中心接小孩。若你改變工作場所,就可能面臨到無法解決的交通問題.......至於有車的人,也還是有油錢問題,更別說要四處去填寫應徵表格,參加面試和藥物檢測這些麻煩事了.......但低薪工作的應徵者卻沒有掌上型導航器,有線電視或網路可以給她們忠告。她只有徵人看板和廣告可以看,但它們大多都對數字避而不提。因此,誰在哪裡賺了多少錢都必須靠口耳相傳........」

這三小也百思不解,為什麼新聞每次公布民眾的平均月薪都超高的: 一般上班族4萬4左右, 公務員6萬...........

不過三小每次找到的工作從沒高過3萬5!!!!

騙三小啦!!!!!!

隨便看104,1111,或薪水數目最公開的全國就業e網,通常的薪資從1萬多到2萬5居多,根本少有超過3萬的職缺!!!!!!!!!!!!!!!!!!!  大概台灣也是靠口耳相傳吧!!真黑暗......... 


這本書也提醒我們當到一些店消費的時候,多體恤一下基層的工作人員,不要任意製造髒亂,增加他們工作的負擔,也不要去要求他們臉上一定要帶著笑臉,很多人都是帶著傷忍痛在工作的 ~

整本書文筆流暢,加上非常寫實的親身體驗 (當天工作完回去馬上寫的紀錄,所以更加的血淋淋),芭芭拉那種尖銳的諷刺型幽默,真是太吸引三小啦!! ~~~


推推 ~~~~~


另外芭芭拉大媽在2009年有一本新書:

Bright-Sided: How the Relentless Promotion of Positive Thinking Has Undermined America

主要就是指出歷年來充斥在各大機構管理階層的「正面思考」其實並不是那麼光明,或許還有點集體催眠的意味。它教導大家成為少根筋的開心少女外,並把所有的過錯(失業、得癌症、離婚)都歸咎到個人的思想不夠正面上 ~~~~~!!!

這在大企業或機構是很好用的:千錯萬錯,永遠都是個人自己的錯。(錯在你沒買「正面思考」的書籍或dvd啦 ~)

事實上三小覺得「正面思考」有點像商業化的宗教,因為它也是叫大家「盡信」,完全的相信某件事,類似禱告的每天告訴自己要正面,那些瘋狂出版的書籍等相關商品,不但賺很大,而且彷彿在告訴大家,只要改變想法,你就能治癒,找到工作,得到好姻緣;相反的它也在暗示,你會失業都是因為你不夠積極正面。

這其實是把所有事物以單一的觀點在看的一種妄想 (delusion),而且很可能只是社會控制人民的一種手段而已。


芭芭拉在宣傳「我在底層的生活」這本書時,剛結束治療乳癌的化療,她必須戴假髮上節目,面對許多「正面思考」加諸在失意人身上的壓力,芭芭拉提醒我們:你有生氣的權利。

她也回顧歷史,找出這種教導大家要正面思考的源頭,並加以檢視。

真可以說芭芭拉大媽到這把年紀還是相當威猛的!想隨便唬弄她是不可能的啦 ~~~~~~~


大媽上廣播節目解釋她的不盲從:


RSA製作動畫解釋大媽的觀點「笑或死巧巧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三小 的頭像
三小

*** 三 小 的 唬 爛 人 生 ***

三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