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一個讓人很難寫劇評的表演。因為有太多事發生,太多機關、爆點、橋段,還有太多畫面了。可以說不枉費為大型製作,用了很多錢做了林林總總很多事--- 但至少上半場我是被唬住的。

場景是地下道的轉角,那是個有弧度的灰色通道:有照明燈,塗鴉,電的總開關。在那裡出現了老人浮士德、惡魔與同夥。同夥中有一名也是場上目前唯一的女性,她很擅長跨坐,或更正確地說是蹲下來,但穿高跟鞋與撕破的網襪的雙腳卻是永遠打開的。對我來說她這種姿勢,以及不停地換腿但保持跨下敞開的狀況,已經遠勝過那個主角浮士德的舞台魅力!何況還有投影,像地圖或古老地球儀的影像不停地打在灰牆上。

那個惡魔的表演,在他長串的台詞中不時對觀眾做表情,他的動作是故作俐落與乾淨的,整體上大致還讓人信服。第一個有趣的舞台機關是使用投影片光桌,搭配現場演奏的樂師與歌手,用真人與剪影來說故事,製造了許多發笑的高潮。但機關絕不只如此而已,包括水從天花板那個施工中(有鋼筋條露出)的洞降下、許多長方體從牆面推出與縮進、成群的垃圾袋、摩托車駛進駛出、有人從地面升起被懸吊出去、小模型屋與玩具車、挖土機的怪手、被截一半的屍體等;排場也不只兩三人而已:有戴面具穿緊身小泳褲的大臣們、穿著巴洛克風的皇后、科學家們、歌手偶像的POP崇拜、麥當勞叔叔、007、露肚皮的眾女僕或女使者、為樂生療養院請命的學生等等。

這種表演類似電視快速轉台,很接近我們的觀賞頻率。在後現代的廢墟中,大肆丟弄一本紙皮的浮士德原劇本。

空間中充斥著一些「有趣」(構成視覺震撼)的焦點,雖接法有些蒙太奇,有些詩人的拼貼,但總是人物浮士德與惡魔的旅程。可以明顯看出,這部浮士德不是照本宣科的,它順應時代--- 人面獅成了酒吧女,人頭馬成了龐克女孩,浮士德的夢成了台灣理想國住宅的施工圖。還有新塑造的人物:如穿銀色緊身衣、身體柔軟帶氣球的人造人,還有集醜一身的胖胖女惡魔。

還有許多聲光與視覺元素,如投影的大量運用、兩台投影機一起放送在地下道兩面弧形牆上,形成外面的風景或流動的意象。這些許多目不暇幾的花招與人兒,在上半場如廣告或電視綜藝的節奏下,換場流暢,驚喜連連,是很舒服開心的坐式娛樂,反倒是下半場就顯得平淡與延長了,或許是浮士德的演技有點偶像劇,還是過度認真?並無法讓人給他太多關注。最後來個溫馨的收場與充滿愛與天使光輝的 ending,相較之前破壞的狠勁--- 麥當勞叔叔大力開槍殺人等,這個結尾顯得比較牽強與無力。

但基本上繼上次春季公演後,這場表演已超乎我對學校公演的期待。場景與服裝的細節等等,都讓我驚嘆製作的可能花費,至少它是有野心的在破壞原劇本,姑且不論是否劇本改得成功,它給自己找了許多麻煩或挑戰,這是讓我很期待的事。

全站熱搜

三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