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網路上找到Artaud的中譯劇本,在此分享。







劇名:《血如噴泉》
劇作家:安東尼‧亞陶  (Antonin Artaud, 1896 - 1948)

劇中人物:
少男
少男
少女
武士
奶媽
教士
鞋匠
教堂司事
妓女
法官
街頭小販


雷鳴一般的聲音

少男    我愛你,一切如此美好!

少女    (用強烈的顫音說) 你愛我,一切如此美好!

少男    (用很低沉的聲音說) 我愛你,一切如此美好!

少女    (用更低沉的聲音說) 你愛我,一切如此美好!

少男    (突然離開她) 我愛你。(停頓) 轉過來,面對我。

少女    (轉身面向他) 哪!

少男    (用尖銳、興奮的聲音說)我愛你!我偉大!我發亮!我豐滿!我紮實!

少女    (以同樣尖銳的聲音說) 我們彼此相愛。

少男    我們多熱情,這世界多麼有秩序!

暫 停。傳來奇怪的聲響:彷彿一個巨大的輪子在轉動和鼓動空氣。一陣旋風將少男少女分開。此時,兩顆星星彼此對撞。
我們看見許多人的肢體活生生地掉落下來: 手、腳、頭分開。此時,兩顆星星彼此對撞。我們看見許多人的肢體活生生地掉落下來:手、腳、頭皮、面具、廊柱、門廊、神廟、和蒸餾器等。這些東西愈落愈 慢,彷彿在真空中飄落一般。接著,三隻蠍子一隻接一隻掉下。青蛙和甲蟲也掉了下來。甲蟲落下的速度慢得叫人發瘋、作嘔。

少男    (盡全力大叫)天空發瘋了!(看著天空)我們趕快離開!(將少女推出去)
       
一位中世紀武士穿戴著巨大的鎧甲進場,後頭跟著一位奶媽。奶媽由於兩隻乳房腫脹,用兩手握著雙乳,氣喘吁吁地跟上。

武士    別管你的奶子,給我文件。

奶媽    (尖聲喊叫)啊!啊!啊!

武士    狗屎!你在幹嘛!

奶媽    你看,那兒,我們的女兒跟他在一塊兒!

武士    哼!那兒根本沒有女人!

奶媽    我告訴你……他們正在做愛。

武士    他們做不做愛,干我什麼屁事!

奶媽    亂倫哪!

武士    老太婆!

奶媽    (兩手伸入口袋抓取。兩隻口袋跟她乳房一樣碩大。)
        皮條客!(將文件擲向武士。)

武士    母狗!給我吃。
       
奶媽跑開。武士站起來,從文件中各取出一大塊的乾乳酪。他突然咳嗽。嗆住

武士    (滿嘴乳酪) 嘿!嘿!你的奶子,我要看你的奶子!她跑哪裡去了。(跑開)

少男    (再度上場) 我看到,我學到,我瞭解了。這是個廣場。有教士、鞋匠、小販、教堂門檻、妓女戶的紅燈、正義天平……我再也不能忍受了!

教士、鞋匠、教堂司事、妓女、法官和小販們像影子一般上場。

少男    我失去了她……把她還給我!

所有人  (不同的聲調) 誰?誰?誰?誰?

少男    我的妻子。

教堂司  (以教堂司事的口吻) 你的妻子……呸,小丑!

少男    你也許在說你老婆吧!

教堂司  (敲敲前額) 也許,你可能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教堂司事跑開了。教士走出人群,用手臂抱住少男的脖子。

教士    (以告解的語調) 你說,你的身體各部位中,你最常提到的是哪個部位?

少男    上帝。
         
教士聽了這個答覆,變得面無表情。同時,立刻改以瑞士腔調說話。

教士    (用瑞士腔調說) 那不時行了。我們已經不再聽那種東西了。現在,我們必須問些火山、地震之類的事情。我們中另一些人則以告解中所聽到的無聊小故事來滿足自己。這就是一切,這就是生命!

少男    (相當感動) 啊!是的,你說對了,這就是生命!

教士    (仍然以瑞士腔) 那當然!
       
夜幕突然低垂。地震。雷電掀動空氣,閃光四竄。在閃電的強光瞬間,我們看見人們驚惶奔走。相互擁抱。跌倒。爬起。發狂似地奔跑。

在某特定瞬間,一隻巨大的手攫住了妓女的頭髮。妓女的頭髮燃燒熊熊烈燄。

雷鳴一般的聲音   母狗,瞧你的身體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妓女的衣服突然變成完全透明,露出赤露而醜陋的胴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妓女    放開我,上帝。

她咬了上帝的手一口。巨大的血柱噴射過舞台。在一個較長的閃電強光中,我們看見教士在畫十字。
舞台燈光亮起之後,除了少男和妓女之外,所有的角色都死了,屍體散置各處。少男和妓女深情地相互凝視。
妓女跌進少男的懷抱。

妓女    (彷彿在性高潮中呻吟說) 跟我說,你以前是怎麼發生的?

少男把臉藏在兩手之中。
奶媽回來,兩手抱著少女像是抱著包裹一般。少女死了。奶媽讓少女滑落地上,像一塊薄煎餅一樣攤著。
奶媽的兩隻大乳房不見了,胸部扁平。武士突然衝出,抓奶媽猛搖。

武士    (威脅的聲音)你把它藏在哪裡?我要乾乳酪!

奶媽    (愉快地說) 哪!給你!(她撩起裙子。少男想逃開,一見此景整個人卻倏然凝住,像個木頭傀儡。)

少男    (像是被吊在半空中,用腹語、以雜耍中的傀儡聲音說:)別傷害媽咪!

武士    壞女人!(恐怖中掩住自己的臉)

一大群蠍子從奶媽裙底爬出來,群擠在她的陰部。奶媽的性器逐漸腫脹、爆裂、發亮,像太陽一般發出光芒。少男和妓女逃逸。

少女    (彷彿從暈眩中醒來) 處女!啊,那就是他所追尋的!

幕落

全站熱搜

三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